紅螺寺文化長廊

紅螺寺文化長廊

坐落在“御竹林”東側的“紅螺寺文化長廊” 長350 延米,建筑面積4000平方米,設有戲臺和小廣場。復建的“紅螺寺文化長廊”為仿古式建筑,灰墻紅窗、雕梁畫棟,與景區建筑風格相得益彰,體現了深厚的文化內涵。“紅螺寺文化長廊”將展出紅螺寺詩詞楹聯、風光圖片、影視資料、文物拓片等內容。其中“紅螺寺文化長廊”的彩繪圖案,集中表現了紅螺寺景區“千年古剎 皇家寺院 佛家苑林”的內涵特點。

紅螺山紅螺寺是馳名中外的佛教名山古剎,有著1600多年的悠久歷史和深厚的佛教文化底蘊,它的開山緣起,可以追溯到中國佛教初興的東晉時代,是中國北方佛教的發祥地和佛教叢林。從東晉后趙帝王到清朝的多位皇帝,每個朝代的皇室都與紅螺寺有著密切的關系,千余年來在佛教界一直享有極高的聲譽和地位。

????“寺古園林大,樹古花氣濃”——紅螺寺佛家苑林獨具古樸、莊嚴的禪境之美。茂林修竹,珍花異卉,松柏翠竹掩映下的青磚素瓦與苑林融溶合一,悠然而成清靜佛國。紅螺寺獨占地理風水之妙,具足自然環境之美,歷經千年而始終興盛不衰。
西域僧,感夢千里尋圣地

彩繪之——西域僧,感夢千里尋圣地
紅螺寺的開山鼻祖佛圖澄,是以“神異”著稱的第一個僧人。據《高僧傳》記載,他是一位精通咒術、了悟禪機,能洞察過去預知未來神通廣大的高僧。西晉末年,佛圖澄由于感夢來尋找中國北方佛教發祥地,二十余年無果。東晉咸康四年他跟隨后趙石勒、石虎北征段遼來到漁陽城(現懷柔地區),發現紅螺山山形上部如舞動雙翅的大鵬金翅鳥,下有佛祖成道時“觸地印”瑞像,此山暗契圣教,瑞顯佛儀,恰合他感夢之境,于當年創建此寺,起名“大明寺”,即現在的紅螺寺。

顯神靈,石虎趁機坐皇位

彩繪之——顯神靈,石虎趁機坐皇位
后趙皇帝石勒死后,紅螺山地區一狀如虎形的石頭夜間放光顯靈,其侄兒石虎便借此大做文章說“此乃天意,這是上天在昭示我石虎為天子,”就這樣心安理德的當上了皇帝。

撥庫銀,唐皇擴建大明寺

彩繪之——撥庫銀,唐皇擴建大明寺
大唐初年唐太宗李世民根據《中庸?哀公問政》中“柔遠人則四方歸之,懷諸侯則天下畏之”的寓意,對少數民族的政策上實行“懷柔政策”,使其歸附自己,這是自漢代以來首次將“以戰為主”改為“以和為主”的政策。在李世民的恩允下,北方少數民族靺鞨族8000多人,內遷到懷柔桃谷山定居。唐皇朝撥款,將紅螺寺進行了大規模擴建,希望紅螺寺能為皇室社稷降祥賜福,以求國泰民安,民族和諧,天下統一。

擴影響,金派高僧主禪寺

彩繪之——擴影響,金派高僧主禪寺
金世宗完顏雍在金大定二年(公元1162年),將當時皇室最權威的大圣安寺住持高僧佛覺禪師派往紅螺寺做主持,以示金朝皇恩浩蕩,金皇統治如佛之慈悲。佛覺禪師在紅螺寺講學多年,法席盛大。

保寺院,元主賜安《榜示碑》

彩繪之——保寺院,元主賜安《榜示碑》
在元代成吉思汗時期,為保護紅螺寺,以法典《大扎撒》為依據,發布鐫刻“榜示碑”并安放于寺廟山門墻上。“榜示碑”概述了紅螺寺本系皇家寺院,是為皇室祈壽祈福的地方,各色人等不得對本寺非理搔擾,并確定了寺廟的界限和土地樹木等,不得侵占、砍伐。

修寺院,云山禪師求歸隱

彩繪之——修寺院,云山禪師求歸隱
元代的云山禪師是主持皇室祠廟大圣安寺的高僧,經常受到皇帝的召見和請教,云山當時還領有榮祿大夫大司空的官銜,是皇上的政治顧問,常解答皇帝對有關時政的咨詢。在元至正十二年(公元1352年),皇上恩準云山大師歸老紅螺寺。云山大師到紅螺寺后用累朝所賜金銀珍寶,又向社會募集部分銀兩,再次修繕了紅螺寺。

修佛學,甘澗峪里建寺院

彩繪之——修佛學,甘澗峪里建寺院
因為紅螺寺是北方佛教的發祥地,是十方常住寺,同時還是云游僧人學習進修佛學知識的寺院,使得來這里學習的僧人非常多,所以在紅螺寺西側的甘澗峪溝內建有寺廟群,號稱“二十四廟七十二庵”,都是紅螺寺所管轄的下院。

為成婚,皇室出資再重修

彩繪之——為成婚,皇室出資再重修
明英宗正統二年(公元1437年),英宗的大姐順德長公主大婚,皇室為成婚大禮大修佛事,出資重修了紅螺寺。

現瑞祥,英宗御封資福寺

彩繪之——現瑞祥,英宗御封資福寺
明正統年間,皇帝英宗朱祁鎮來寺降香,在看到佛頂放光后,認為是護國賜福的祥瑞之像,龍顏大悅,特親筆賜“護國資福禪寺”的寺名,現此名仍刻于紅螺寺山門上。

傳佛音,熹宗又賜《大銅鐘》

彩繪之——傳佛音,熹宗又賜《大銅鐘》
明熹宗皇帝朱由校于天啟五年(公元1626年)賜紅螺寺一口“天啟大銅鐘”, 至今已有著370多年的歷史,現存放于紅螺寺大雄寶殿內。大銅鐘上鐫刻皇帝敕賜的鐘銘為:

堂堂神器,精練質鋼。
巍乎法相,赫赫聲揚。
音間天地,律合陰陽。
四方維則,和鳴鏘鏘。
晨昏是賴,朝禮未秧。
鎮護神京,永奠安康。
題匾額,多爾袞題《大光明藏》

彩繪之——題匾額,多爾袞題《大光明藏》
清攝政王多爾袞為保大清江山永固,朝拜紅螺寺后親筆題匾《大光明藏》并掛于大雄寶殿。后匾額隨大殿拆毀而遺失。

觀新竹,康熙駕臨紅螺寺

彩繪之——觀新竹,康熙駕臨紅螺寺
清康熙三十二年(公元1694年),康熙帝圣駕紅螺寺降香,在寺前竹林西側的山亭中設御座賞竹。后懷柔知縣吳景果寫詩《竹下作》:“……六百一十有三桿,特令中官記其數……”反映了康熙皇帝賞竹時的情景。

固廟產,嘉慶年立“四至碑”

彩繪之——固廟產,嘉慶年立“四至碑”
清嘉慶年間為了保護紅螺寺廟產,在大雄寶殿前設立了“四至石碑”,碑文中明確紅螺寺八個方向的范圍界限。此碑現仍立于紅螺寺大雄寶殿前。

凈土宗,兩代祖師弘佛法

彩繪之——凈土宗,兩代祖師弘佛法
從東晉到民國時期,我國佛教凈土宗共出現十三代祖師,而最后兩位祖師均與紅螺寺有緣。第十二代際醒祖師,在紅螺寺創建凈土道場,講經說法,四方學者云集,紅螺寺成為僧人參學佛法的進修學校,使紅螺寺道場香火旺盛,世稱“凈土門庭首推紅螺焉”;第十三代印光祖師,因聞紅螺寺為專修凈土的道場,在清光緒十二年(公元1886年)從湖北竹溪蓮花寺千里迢迢來紅螺寺求習凈土。在慕蓮法師的幫助下追尋徹悟醒公祖師遺跡、遺訓,一心學佛,深入研究紅螺寺念佛法門,凈業大進,六年后往普陀山法雨寺繼續深研佛法,并對眾開示,弘揚凈土法門,世有“南有普陀,北有紅螺”之說。

行善事,舍粥、施藥、《福田制》

彩繪之——行善事,舍粥、施藥、《福田制》
清嘉慶年間,際醒大師在紅螺寺創建凈土道場,弘揚佛法,救世度人。大師苦心經營勤儉持寺,募置大量土地為永久之計,創造并實行了“福田制”這一善舉。當時紅螺寺共擁有約360頃的田地,把這些田地以低廉的租金交給農民耕種,紅螺寺用收取的廉價租金除部份供自用外,其余的均用于為百姓做善事。在實行“福田制”之外,還在寺內設“舍粥場”賑濟孤貧;每年臘月二十五為附近窮苦百姓送包餃子的白面;開設藥房炮制觀音普濟丹,舍藥救人。“舍粥、關面、施藥”三件善事也形成制度,并長期堅持下來。紅螺寺“福田制”和“三善事”等善舉的實施,維護了一方平安,造福了一方百姓。

拜紅螺,慈禧暢游賜重寶

彩繪之——拜紅螺,慈禧暢游賜重寶
清末慈禧太后也曾朝拜過紅螺寺,對紅螺寺神奇的“竹林”、“古銀杏”和大殿后的“藤纏松”景觀贊不絕口。在寺南的青龍山觀看寺廟全景時,發現紅螺寺群山環抱、藏風聚氣、祥云籠罩,是一處風水寶地。慈禧太后許愿希望香火旺盛的紅螺寺能保佑大清江山,并重賞了紅螺寺。慈禧寫了“福”、“壽”兩個大字,掛于寺院東跨院的客堂,回宮后不久又差人送來了“四扇玉屏風”、“九曲蓮花燈”兩件重寶,玉屏風擺在了客廳里,蓮花燈掛于大雄寶殿內正中的釋迦牟尼像前。

十五年,再修紅螺寺和下院

彩繪之——十五年,再修紅螺寺和下院
歷經千年滄桑的紅螺寺,幾度遭受重創。解放后一度被易為學校,寺廟的核心建筑大雄寶殿于1972年被拆毀,集中存放在殿內的大量文物、法器、佛經等盡數丟失,文物保護區大部分建筑也因年久失修而破舊不堪。紅螺寺景區從1990年開始進行保護性的開發建設,逐步修復修繕了殿堂、羅漢園、觀音寺等,開辟了旅游線路,大量植樹栽花綠化美化環境,不斷增加完善旅游配套設施,同時還投巨資在紅螺山西側復建了“山西庵”、“三皇廟”、“朝陽寺”、“天溪庵”、“圣泉山觀音寺”等五處紅螺寺下院,并融入了“儒、道”等中國傳統文化,使紅螺寺佛教文化有了補充和延伸,“佛、儒、道”三教合一形成了紅螺山紅螺寺地區獨具特色的文化旅游內涵。經過十五年的不懈努力和傾力打造,紅螺寺現已發展成為一處集人文自然景觀、休閑度假于一體的綜合性的國家4A級景區,是北京市著名的旅游風景名勝區。